斗破小说网

第4章 我就是你

上一章:第3章 危机 下一章:第5章 敌视

真天才能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doup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你记住了吗?

近日,蛮荒古域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,甚至令整个妖兽界震动。

天妖凤族的至宝被贼人盗取,至今未找到贼人,天妖凤族开出天价,只要有人能够找回至宝,将由一名圣者收为关门弟子,亲自教导!

光是这一条,就已经让整个妖兽界,甚至人界都疯狂了,圣者,那是一个巅峰般的存在,在如今斗帝都已经消失了的斗气大陆,他们就是巅峰,就是至尊,代表了无敌。

令人疯狂的还不止这样,成为天妖凤族圣者的关门弟子,那代表了很多含义,比如身份,地位,权利,以及享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修炼资源!

当然,不乏有一些心思玲珑之辈,想到天妖凤族出此大价钱想要找回的宝物,一定价值连城,甚至无价之宝!因此,还有一小部分人寻找陀舍,是为了他身上的天妖凤族至宝。

整个中州都在寻找一个少年,那个少年,自然是变换面貌后的陀舍,至于另外一个黑衣人,由于没有清楚的样貌,天妖凤族也不想让人知道,同时有两人盗取了族内的宝物,那样丢脸就真的丢大发了,自热而然的,黑衣人被忽略了。

而在中州寻找陀舍的行动进行的如火如荼时,当事人却是躲在天妖凤族领地附近的一个石窟里面……

……

“噗……”陀舍狠狠的吐出一口鲜血,这已经是他第七次吐血了,由于缺血过多,如今的他,脸色苍白如纸,就连呼吸都十分困难。

“陀舍,你没事吧?”凰星在一旁担心的说道,双拳死死紧握,这种看着兄弟受苦,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的感觉,实在是很不爽,然而,他也是没有办法,他根本没学过治疗系的武技,本身也不是水或木属性,无法进行一点有用的帮助。

“可恶!”凰星狠狠的锤了自己一下,他狠自己的无能,狠自己的没用,本来想要帮助陀舍,没想到最后却被他保护了,还为此受了重伤。

“凰星……咳咳……别丧气了,我这不是还没死吗?”陀舍有气无力的靠在墙边,每说一句话都要停顿一下,虚弱的样子显而易见,现在,就算一只五阶妖兽都可以轻易打倒他。

“陀舍,别说话了,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,一定!”看到陀舍说话,凰星赶忙跑过去,搀扶住陀舍,现在的陀舍,完全就是一副行将就木的形态,与他在古族时,那新生代第一人的英姿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
“呵呵……我知道……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……”

“混蛋!我不允许你这样说,我们兄弟还没有一起喝过痛快,还没有一起去看灵族小公主,还没有……”凰星强忍着泪水,哽咽的说着往昔的玩笑,如今却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“呵呵……我知道,凰星你一直都在帮我……可惜……兄弟不能还你的这份情了……”断断续续的话语,狠狠的冲击着凰星的内心,他没有一次,如此害怕死亡的来临,就算是他小时候差点死去的时候也没有。

陀舍开心的笑了,自从看到凰星斗篷下的脸,他就知道,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,凰星都知道,探测地形,摸清机关,甚至煅烧守卫城墙,凰星都知道,但是他没有阻止自己,反而处处帮助自己,难怪他感觉自己做这些事时都太过顺利,原来都是凰星的功劳。

那个贼人应该就是凰星,他为了帮助自己吸引天妖凤族的追兵,甚至不惜把自己置身于危难之中,自那一刻起,陀舍知道,这个兄弟,他没交错,他也绝不允许这个唯一的兄弟为自己而死。

“兄弟……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兄弟,就冷静的听我把接下来的话说完……”陀舍的脸色更显苍白,甚至透出了一缕灰色,这代表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“你说,我在听着……”凰星扬起头,努力的把眼里的泪水倒回去,强做笑颜的看着陀舍,他知道,陀舍是要交代后事了,虽然不想承认,但受到了凤火莲心的攻击,能存活下来的几率几乎于无……

凤火莲心,天妖凤族地阶高级武技,以其狠辣,恶毒著称,以天妖凤族独有的地心培育的凤火融入己身,加上独有的手法调和,形成莲心状,一旦中了此招,凤火便会极速在身体内扩散,强烈的高温直接把中招者焚烧殆尽,陀舍之所以能够撑到现在,全靠了他体内的金帝焚天炎,可惜等级相差巨大,否则使用金帝焚天炎生生炼化凤火也不是不行。

“我死了之后,拜托你把妖圣血莲送到我母亲那……”陀舍双手颤抖着从纳戒中拿出一朵花瓣九九之数的血色莲花,正是令天妖凤族疯狂寻找的妖圣血莲。

“我……会的……”凰星满嘴苦涩,平生陀舍第一次拜托他,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啊。

陀舍笑了笑,在墙壁上挖了一个洞,随后把血莲放进去,同时滴了一滴精血在其上,再把金帝焚天炎放在血莲一旁,凰星不知陀舍此举有何用,却也没多问,陀舍此时就算要打回天妖凤族,他也奉陪到底。

“咳咳……凰星,你待会回到族中,把我的尸体带回去,就说是你把我抓住的……”陀舍的话让凰星一惊,他不假思索的就吼道:“不!就算死,咱俩兄弟也要死在一起!”

看着吼得声嘶力竭的凰星,陀舍只是笑了笑,摆了摆手,继续说道:“我不可能活下去的,而你却有机会,你把我抓回去后,上交你拿的那些东西,应该可以逃过一劫,至于妖圣血莲……抱歉,我无法归还……”

“没有人确切的看到你的容貌,而且你是五长老的儿子,没有人敢随便猜忌你,待到风声过去,就帮我把血莲拿回……咳咳……”陀舍拖着长长的尾音,每说一句都十分艰难,看得凰星十分不忍,撇过头去,不愿再看。

过了一会,凰星听到没有了声音,顿时一惊,赶忙回过头,却是见到斜靠着墙边的陀舍,像个婴儿一般沉沉睡去,凰星终于再也无法忍住泪水,泪如决堤,轰然落下,他知道,陀舍,这个唯一的好兄弟,已经走了……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凰星从小到大都没有哭过,就连母亲逝去时都没有,他知道,母亲并不爱他,之所以生下他,只是政治联姻的结果,所以,他对于母亲也没感情。

从小没有一人陪伴过他,父亲总是忙于族内事务,没时间管他,母亲对他不闻不问,犹如陌生人,族里的小孩子殴打他,辱骂他,他一一打回去,其结果就是每次都被父亲教训,直到遇到陀舍……

那年夏天,五岁的他跟着父亲来到古族,和族里差不了多少,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,根本不和他交谈,也不会和其他人交谈,跟个机器似的,百无聊赖的凰星,顺着大道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山谷,却是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。

抬头望去,一个面目清秀的小男孩坐在山崖上,身着青色华装,看起来颇为可爱。

凰星却是皱起了眉头,在父亲的严格教育下,他认为,小白脸都是没用的家伙,而且面前这个小白脸还故作优雅,吹一些他根本听不懂的曲子,让他更加怒火中烧。

正是调皮年龄的凰星,突然想到了一个鬼点子,想要整整那个小白脸,于是轻手轻脚的绕到他身后的山崖上……

“哇!”一声大喝传来,正专心吹笛的小陀舍顿时一惊,惊慌转身,转身时衣角刮到山崖上的石尖,由于惯性,小陀舍被扯下了山崖。

“啊!怎么办怎么办?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凰星顿时惊慌起来,本来只是想要吓唬一下这个小白脸,没想到现在闹出人命了,完了完了……

他双手抱头,蹲在地上瑟瑟发抖,幼小的凰星根本没有杀过人,十分害怕自己杀人成为事实。

“呼!真是吓了我一跳……”没想到,此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松气的声音,凰星茫然的抬起头,却是见到之前摔下悬崖的小孩站在自己面前,他张口结舌的看着小孩,片刻后……

“妈呀!鬼啊!别来找我别来找我,我不是故意的,别把我带下地狱啊!”凰星连滚带爬的跑下山崖,速度之快,平生仅有,可见他确实被吓坏了。

跑到山脚,凰星才缓缓的停下来,累得满身大汗,其实更多是被吓得冷汗,不过他很高兴,终于摆脱那个鬼了……

“喂,你跑什么?”没想到,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他,马上又听到那个恐怖的声音,他打死也忘不了,这就是那个鬼的声音啊!

“鬼呀!你别吃我别吃我,我三个月没洗澡了,肉都臭了,我还爱放屁,浑身都臭,真的不好吃啊!”凰星口不择言的狼狈后退,看得陀舍一阵好笑,兴起了作弄他一下的念头。

“嗯哼!其实也不是不能放过你,只不过……”故作高深的小陀舍显得如此好笑,小小的他竟然摆出一副世外高人,看破红尘的样子,不禁让人捧腹,可惜凰星连看都不敢看陀舍,自然看不到这一幕。

“您说,只要我能做到,就一定完成!”凰星连忙拍胸脯保证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安抚住这个鬼啊!被鬼抓去可能比死还要可怕呢!年龄尚小的凰星显然还有点害怕鬼怪。

“嗯……我想想……那就让你当我的朋友吧!”陀舍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,一拍手叫道,可兴奋了。

“啊!不行不行……”凰星一个劲的摇头,开玩笑,要他和一个鬼作朋友,那还不吓尿他啊!

“……为什么?”陀舍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,甚至有点哀求的意思在内,但是幼小的凰星并没有听出其中含义,继续说道。

“因为你是鬼啊!人和鬼不能成为朋友的,鬼大哥,你换个要求吧!”凰星哀求着,他现在腿还在抖呢,和一个鬼说这么多话,他有点吃不消。

“……那好吧,你回去吧……”陀舍的声音有点哀伤,缓缓的走回山崖,又吹起了那首凰星听不懂的曲子,这次却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寂寞在里面。

凰星一愣,显然没想到陀舍那么容易就放了自己,顿时大喜过望,拔腿便想跑,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向着后方看了一下。

还是那副白白净净的样子,并不像大家说的那么恐怖,也没有浑身是血,尖牙大嘴,三头六臂之类的特征,而且这家伙回去的时候,凰星总感觉和自己很像,是什么像呢?他不清楚,却能感觉到。

不知为何,凰星并没有立刻逃走,而是顺着陀舍走上山崖的那条路走去,一直走到山崖前,看到坐在那里独自吹笛的陀舍,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悲凉的感觉。

人生寂寞,无朋自哀,最是如此,这种感觉凰星一直都有,在天妖凤族,他也没有一个朋友,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,每个都是那么目中无人,而且爱欺负他。

“你……没有朋友吗?”不知怎的,凰星突然如此问道,他也不知道为何要这样问,只是鬼使神差的就问了出来。

“谁?”陀舍一惊,返过身来,却是看到本该离开的凰星站在自己身后,而且那种神情,竟是和自己完全一样,这个小孩,也和自己一样吗?

“嗯……”神情颓废的应了一声,由于母亲地位的缘故,别的小朋友都瞧不起他,也不跟他玩,当然他也不喜欢那些小孩,因为他们总是说自己母亲。

“我也是……”凰星说出的话让陀舍一惊,同时也感到恍然,怪不得会露出如他一般的神情。

“我答应你刚才的要求……”凰星接着说道,陀舍没反应过来,本能的问了一句。

“什么?”问了后他就后悔了,凰星看起来是那种挺要面子的人,自己这样说显然是没把刚才的话放在心里,他有可能就会收回刚才的话了,好不容易可以有一个朋友,陀舍真想抽自己一巴掌。

“我说,我们做朋友吧!”凰星却是不在意,再次说了一遍,声音更大,神情更坚定,山谷中都回荡着他的声音,久久不停……

陀舍愣了愣,眼角滴落一滴泪滴,然后也是大喊道:“好啊!”

幼小的友谊就此萌发,那时的他们,如此天真无邪,以为能够一直如此,殊不知事态无常,母亲突如其来的中毒事件,令陀舍幼小的心灵出现了裂缝,再也无法愈合,两人的友谊也变得不再纯粹……

时至今日,昔日的好兄弟倒在自己面前,自己却无法阻止,这种痛苦,让凰星几欲崩溃。

“我会活下去的……就算为了你……”凰星轻轻的磨挲着粗糙的墙壁,那里,有着陀舍母亲的希望,以及陀舍最后的遗愿。

“既然你不在,便让我成为你!”凰星抹了抹双眼,檫去那丝泪痕,横起双手,把陀舍的尸体抱在怀里,毅然决然的走出了石窟。

陀舍已不在,他的母亲,如今便由自己来照顾,他这个儿子,如今就由自己来代替。

……

五天后,从天妖凤族突然传来找到了至宝的消息,不少修士纷纷捶胸顿足,只听哀叹之声不绝于耳。

“圣者的关门弟子啊!要是我得到了……”路人甲满脸艳羡,让人不难想象,如果圣者站在他面前,他马上就会磕头拜师,当然,大多数人都会如此做,至于人家圣者收不收你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“妈的,你就别想了,老子还差不多,看你那小胳膊小腿的,圣者能看上你吗?要老子这样……”一肌肉男鼓起自己的肱二头肌炫耀着,五大三粗的样子,加上背上那把磨得耀眼的砍刀,活生生就是一屠夫。

“行了,都别吵了,至宝都被人家找到了,你们在这里闹有什么用?”一老者虽然惋惜,但毕竟年龄大了,对一些事情看得开一些,于是训斥着激动的小辈。

“哎!老天瞎了眼啊!”

一个路人仰天长叹,没想到此时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一道闪电刷的一下劈在此人身旁,一棵数十米高的大树顿时应声而倒。

路人咽了口唾沫,看着身边烧得噼里啪啦响的大树,连忙双膝跪地,大声呐喊道:“苍天啊!我错了……”

……

而在外面被此道消息闹得满城风雨时,成功抓住贼人,并带回来的人,正缓慢的抱着贼人的尸体,行走在天妖凤族的走廊内,其速度之慢,用龟速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而这两人,便是凰星和已经逝去的陀舍……

斗破苍穹之古帝传奇小说的作者是夜雨翎翎,本站提供斗破苍穹之古帝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斗破苍穹之古帝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doupoxs.com

上一章:第3章 危机 下一章:第5章 敌视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斗破小说网 .

斗破苍穹之离痕 穿越斗破之逆天冷少 斗破苍穹之再造巅峰 斗破苍穹之药尘 斗破苍穹之天辰